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美术网 >> 艺术资讯 >> 推荐书画家 >> 文章正文

【中国美术网系列报道之110】画家:安 君

 

【安君艺术简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慈善书画研究会研究员,西安市优秀中青年签约画家,西安中画院特聘画家,海南大学艺术学院国画专业客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1966年生于陕西省乾县,籍贯永寿。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陈国勇教授山水画研究与创作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文学硕士学位。

  20多年来主要从事高校国画的专业教学研究与创作,多次应邀在西安、深圳、海南、台北、汉城等地举办作品展;国画作品及论文发表于《美术观察》、《中国美术教育》、《书法报》、《艺术市场》、《艺术教育》、《西北美术》等专业刊物;教学论文《临摹 ·写生· 创作》入选由中国美协主办的写意·笔墨·中国画教学《第三届中国美术·长安论坛》;主持完成《白玉蟾诗文与山水画研究》、《基于山水画传统的渍彩法实践》省、厅级科研项目多项;主要著作有《水墨精神》、《从视角到传达》》、《万象唯心》、《中国艺术家·安君卷》、《安君画集》、《中国画寻径》、《自然的法则》等。

奇幻性整体化色彩美学的中国山水画 
   

  绘画美学与社会和生活建立关系后,自然演化出了生活审美化的美学,由于中国山水画所表现的是环境,不可避免地和环境美学发生了关系,在不知不觉中中国山水画自然进入了美学观察的范畴。中国山水画画家多是传统文化熏陶下成熟起来的,大都不会从美学的角度切入绘画,但是,也不乏从这一视角和高度思考问题、创作作品的画家,安君就是其中之一。他最近两年的作品正是奇幻性“整体化色彩美学观”的体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的刘悦笛先生认为,全球美学的三大主潮,即“艺术哲学”、“环境美学”与“生活美学”渐成鼎立之势。国际美学会前主席海因斯·佩茨沃德认为,国际美学思潮一分为三,亦即艺术哲学意义上的美学、自然美学意义上的美学和作为生活审美化的美学。两位先生的观点都在述说着对“美”的认识、表现离不开“艺术”、“环境”、“生活”三个方面。中国山水画最能全面直接地表现这三个方面,抓住了这点其绘画不只局限于作品本身,上升到了“美学的观念”。

  “笔墨当随时代”不是一句空话,落实到画面上,要了解整个国家,乃至世界的动态。随着中国在政治、经济上融入世界一体化的程度增加,中国绘画不可避免地也被逐渐卷入了“全球化”的漩涡之中。如果说过去我们对西方现代主义的观念只是借鉴,而今变成了自然的融合,“印象派”的色彩观念无需思考,敏感的画家会自然吸纳,变为己用。“深远、平远、高远”的构图方法,“浅绛、青绿、泼墨”的表现技法,这些最具中国山水画特色的元素在安君的笔下融合了西画的观念,构筑出一个“整体化美学” 视野内的奇幻色彩世界。

  在商业化和全球化的双重语境下,安君延续了他对色彩美学的追求。我曾为安君作品所写的《读后感》里就说过:“立美与山水画之中,在探索情态美、构成美、色彩美等方面安君都做了努力,使画面浑然一体,体现出了整体美。”“画面留白多以表现行云流水,借白当黑在他的画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在造型上也极为民族化,甚至能看到传统壁画、民间绘画的影子。”这样的描述,是看到他作品中的整体化色彩美、流动感和对传统壁画的吸纳。欣赏安君近两年的作品,这种感觉仍在,乃至更加成熟和奇妙。用色彩构筑了一幅幅东方奇观之山水,承载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

  他的画面里任意挥洒的色彩、墨点无不暗合了中国文化的韵味。其作品多以黄绿色为主调,不是简单的中国画颜色“藤黄”、“石青”和“石绿”的堆砌,是作者内心对“生活”、“环境”的理解。黄色,乃是大地的色彩,也是属于炎黄子孙的颜色。在《黎山积翠》、《黎母天高》、《椰风醉归人》、《椰花暖雨系春风》、《静栖》、《椰花暖雨系春风》系列作品中,无论色调是什么样的,总是少不了黄色,他曾经戏称“买断了长安的藤黄。” 黄色的感觉颇丰厚饱满,如黄土地的颜色,大色块的黄色扑面而来,再加入点点绿色、斑驳蓝色、梦幻紫色。画面中被处理过的墨色和留白,更是强调了“黄色”文明基调,单一的黄色环境中融入了“蓝色”文明,在此,色彩也就成为一个潜在角色,颜色叙说着情节,表现出环境。它成为安君绘画的直接主题符号,视觉效果充满着一种夸张性与整体性。

  除黄色之外安君作品中常常用到的是红(紫)、青(绿)、白、黑四种颜色,青红黄白黑正是中国传统的五行色彩观的基本颜色。最民族化的最具有世界性,这一色彩观与全球三大美学观是一致的,并且综合了三大美学主潮。他用五种色彩分别表现每幅作品中不同内容的不同特征,且又具有“整体化色彩美学观”。红(紫)为主调的《黎母山高》是海南地域文化性格的独立表现,充满着梦幻、神秘和力量;《黎山积翠》、《天籁无声》以(青)绿色为主调,包含着平静和生机,描画出一个理想化的境界;《椰风醉归人》中的浅绿,是一段宁静的回忆;生活在风景中的人们出现在留白之处,这是真实的他们,是不带情感的阐述,无需运用色彩概括;《椰花暖雨系春风》则是五色兼融,完全脱离写实的色彩,呈现出一种大写意的色彩布局,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将读者带入椰花暖雨的春风之中,享受着无尽的美景。

  安君的《春溢文昌》、《椰风醉归人》、《椰岛春色秀》、《椰林抱幽》等作品,都表现了一种奇观化与整体化的色彩性质。《朱橘金花山水间》以金色的花海、朱红的橘林和墨色的山水构筑色彩奇观;《黎母山高木棉红》将整个画面染入了红色,在这种调和的色彩环境中,黄、绿两种色彩的介入,以及少量的白、黑显得极为突出,使画面极具光感效果;《桃源行罢赋归来》则运用墨色为主,画面拥有黑白对比度,且点缀着点点的绿色。这些作品虽然色彩运用各有千秋,但是,色彩观念却是一样,在强调色彩象征意义的同时,通过鲜明的色彩单元的变化对观众构成强烈的色彩刺激。宏大艳丽的色彩成为最为显著的标示,画面如同一卷卷可以撕下来的美丽墙纸,虚幻而又真实,成为了安君视觉表现的重要手段。

  安君选择了海南语境下描写的神秘东方文化色彩,碧绿的椰林、金色的橘林、红色的木棉,用海南独特的地域环境色彩表现了富有东方传奇的视觉色彩感,成为安君最具符号化的元素,成为了其情感标识以及东方图谱的形象载体,展示了东方的色彩、日常经验以及仪式,以满足观众的期待欲望。安君这种斑驳的色彩视觉中,构成一种视觉奇观,一是色彩幻觉,在现实和幻想色彩及其变化之中相互辉映,运用色彩为观众创造出一个亦真亦幻的艺术世界;二是色彩张力,高饱和度的色彩对观众进行强烈刺激,色彩成为一种视觉张力。

  色彩语言作为安君绘画表意系统的重要元素,是超色彩或者是超经验的,它作为一种精神背景的体现,已经成为其山水文化和哲学的符号。对于安君色彩的读解,需要一定的美学知识以及文化修养。安君山水画的色彩是一种奇幻性和整体性的视觉文化,色彩语言也就形成了自己的绘画使命和宿命,确立了一种色彩风格和色彩视觉文化。

李东风:西华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2013年5月1日与锔艺斋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今日重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