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美术网 >> 艺术资讯 >> 推荐书画家 >> 文章正文

【中国美术网系列报道之100】画家:于振莲

 

  于振莲,1950年生于山东文登,青年时代就酷爱绘画,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师承长安画派名家何海霞先生,并成为入室弟子,专攻仕女、山水画法,尤长画荷。


  于振莲在三十多年绘画生涯中,以张大千先生、何海霞先生为宗师,研习绘画艺术。并追随恩公多年,在其人格魅力感染和文化氛围的熏陶下,耳濡目染,聆听教诲和手把手的指导,深得其绘画真谛,进而逐渐形成格调新颖、笔墨大气、秀润飘逸、苍劲有力的绘画艺术风格。她在学习“大风堂”画荷技法的基础上又有创新,被长安画坛誉为“大风堂”传人。她的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和省、市画展,并屡屡获奖,不少画作被博物馆、纪念馆及知名人士收藏。


  于振莲现为中国文化部艺术交流中心理事;北京金大都画院特聘画家;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西安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三百书画院陕西省分院副院长;中国炎黄画院院士;陕西新闻书画家协会理事等。

“大风堂”再传弟子于振莲

李  铠

  长安画坛·历来是名家辈出,卧虎藏龙之颠境。久远不表,仅百年以降,就有大家宋伯鲁、叶枋樵。更有名满天下的“长安画派”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长安画派八杰:赵望云、石鲁、康师尧、何海霞、方济众、罗铭、李梓盛。时下亦有引领西部美术艺域的“黄土画派”领军人刘文西、杨晓阳、郭北平、陈天健、郭全忠、韩宝生一批画坛精英和风华正茂、艺峰正盛的“长安新画派”的统帅王西京、赵振川等诸名家。陕西画坛的拓展中亦不乏众多技高一筹的“画鸡神手郭利杰”,“画虎名家温鸿源”、“画犬妙笔乔山”、声播海外的“月季王罗国士”、“书画双绝田明”、“古典刀马人物画家杜金龙”……。秦中历来以“三盛眩世”,一盛曰“长安帝王都”,二盛曰“长安文化都”,三盛曰“长安书画都”,确实不虚。

  日前,笔者在编撰《辛亥百年陕西纪念文集》时,在遍收三秦书画名家大作之中,有一幅描金荷花,分外抢眼,初看,硬是话脱脱的何海霞先生大作再世,再看,又颇似大风堂主大千老人的笔意,惊异之中,经多年老友、著名画家郭利杰先生点拨,方从迷雾疑团中走出,此幅画作非同凡响,作者竟是当今泰斗国画大师何海霞之宗师张大千的“大风堂”再传女弟子——于振莲女士之劲作。

  于振莲,祖籍山东文登人,世代书香门第,自幼年起即嗜绘事, 20世纪70年代末,于振莲在西安即风闻当代国画大师何海霞之盛名,如雷贯耳,在命运之神冥冥中安排下,于振莲竟得到长安画派大师何海霞先生的青睐,成为何海霞先生膝下爱子,排行为三的柏林之媳。在翁伯的赏识下,于振莲水到渠成当然的成为何海霞大师的“入室弟子”。 自从1969年嫁入何家,那时这位1978年参加工作,彼时在一间保密印刷人民币的工厂当工人的于振莲每天下班回到在西安城内建国路的家中,(在西安张学良公馆旁的一所小巷子),一日阿公海霞老人对她说:“振莲,你下班后都干些啥?每天你除了上班就是下班,下班后又无所事事,白白地浪费光阴”。说到此,海霞老人关切地说:“振莲,你业余跟爸学画画吧”。于振莲说,我没画过,海霞老人说;“你聪明,有灵气,啥都不会的人,最好教,会一点绘画基础的人才最难教,这样,你先学画圈圈,直线线”。于振莲回忆说:海霞老人那时见我的作业后指点说:“画头发即要会画细线,也要会画粗线,才能画出精神和风骨”。海霞老人让我先学画仕女,练线描人物。为给我这个儿媳绘画制作蓝本,海霞老人曾三上四川青城山,手拓了三张祖师张大千当年画的仕女画碑刻,以指导于振莲理解线条,画仕女培养绘画美感,然后又教于振莲画荷花,画树,画山水。海霞老人并多次带于振莲在陕西周至楼观台学写生,他让于振莲坐在一根茂盛的老树下,专画树根,海霞老人说:“画山水要先学会画树,画树尤要先画好树根”。入得师门,紧随大师,每日里亲受大师口授心传、朝暮亲灸之下,尽得真谛,于振莲的画技精进,在恩公海霞老人的指点教诲下,于振莲立志专攻“画荷”。

  斗转星移,四十余年之后,于振莲得以卓然成为宗师大风堂。笔追何海霞的当代绘荷名家,纵迹西部数省,挥笔半壁中华,于振莲画荷之名气不经而走,其画荷之名竟不输乃师。于振莲曾言,吾师恩公海霞老人,常言:“诗以言志,乐乃心声。画也应为人情感的至真流露。早年,何海霞先生投师“大风堂”学画于祖师张大千门下,在大千大师指点下上朔宋、元、明、清,几十年后,海霞老人回忆当初学艺时对于振莲感慨地说:“那时学画可谓是三更灯火五更鸡,如学舌鹦鹉,亦步亦趋,总算换来了手艺”。时常得到大千先生在众人面前对海霞先生的褒奖与赞誉。恩公海霞老人从1950年起,即客居西安,1956年加入陕西美术家协会,期间先是“盛年变法”,成就了海霞老人在长安画坛宗师之大名,后又于20世纪80年代后“盛世变法”,入国都北京独步于中国国家画院。不几年后又“衰年变法”。海霞老人一生对艺术的三次高端创新变法都是为了追寻本源之艺术真谛,缘此逐成就了海霞大师艺术人生使海霞老人,成为中国近代画坛群山中的一座万人仰慕的高峰。从十余岁起执笔至九旬耄耋辞世,何海霞大师成为中国近代画坛上的一座耀目的里程碑。大师之精华绝技之一即是“重彩缕金”,工笔写意无论是人物山水、花卉、村景均挥洒自如。真正是:画山有情,画石有骨,绘物有心,师法大自然,彩笔展造化。在海霞大师的笔下,那八百里秦川、牧歌沃野。西岳华山、刺天危峰灵毓钟秀。黄河咆哮,奔腾一泻流淌千里。建筑工地、热火朝天。农村小景、民乐安然。大画是气势磅礴、小品则色谐意美。

  海霞大师的身上鲜明的显现了长安画派;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的宗旨。使之命运和艺术都焕发出了人生和人性的至美光彩。于振莲专喜画荷,缘是在读诵海霞老人珍藏之祖师大风堂主张大千居士1944年夏天,于四川青城山所作一幅画作印本,大千祖师题词于画端曰《题白荷》:“人品谁如花浩荡,文心可比藕玲珑,露筋祠外好风景,只有渔阳诗最工”。一读之下,神驰心往,不可由之,于振莲原跟从乃师海霞老人学画,初始时是人物、山水、花卉齐为著力,而此时,却引得她专对荷花心有独钟,在征得乃师恩公何海霞老人首肯后,逐专一以“绘荷”为毕生之学,她说恩公海霞老人曾教诲我如何绘荷时说:“祖师大千居士曾说,中国画重在笔墨,而画荷是用笔用墨的基本功,画荷主要在与画荷叶及荷梗,画荷、最易也最难,易者是容易入手,难者是难得神韵”。为了画好荷花,海霞老人的恩师张大千先生20世纪30年代曾赁居北平颐和园两年多,每天的早、中、晚三次,大千老人都要去荷花池畔,细心观赏,并旁及到其它的龟、鱼、虫、鸟、杂草等物,还下苦功对荷花写生,所以大千老人能够对荷花的各种生态烂醉于心,这样画起荷花来就能够随意挥毫,无不笔肖而成趣了。大千老人说他画荷的独家绝技便是:“我画荷的心得便是,看上去总要使它宛如矗立水中央一般”。

  大千祖师画荷花屡有高论,他在晚年时说:“我们画荷叶,就像汉朝人写隶书,要逆如反出,在我眼力好时,大幅荷杆都是两笔完成,一笔从上至下,另一笔从下至上,两笔自然接榫,如今年事已高现在花一笔荷杆要跑几步方能完成,而每一次走动,心脏便剧烈作痛,所以每画一杆必须先含一粒舌片”。大千祖师曾在抗战胜利时绘朱荷一株,其时,为绘朱荷一事,在民国期间,画坛曾多有争论,1939年时,大千祖师在其所写一幅《朱荷》上以文记之画朱荷之史,令画界耳目更新。于振莲说,我恩公海霞老人有一幅荷作《晓风摇月》是海霞老人82岁时,他老人家衰年变法后的一幅力作,他老人家在诗上用乃师大千体的类瘦金书法,题有一首“咏荷诗”诗曰:“明月曾呼白玉盘,多情更照玉阑干,香吹一夜西风满,水殿罗衣讶许寒。”

  品赏振莲画家笔下的荷花,别有洞天,她的画作有师从乃师恩公海霞老人的《白荷》笔墨之妙,有暗合乃师海霞老人的《巨荷四屏》的构图之绝,有乃师海霞老人巨作《钩金红莲》色韵之美。真正是“笔到心相随,摇曳满塘春,枝蕴大风堂,藕结海霞恩。墨泽映盛世,红莲美纷纭,秦都画荷手,振莲笔最神”。于振莲画荷乃在深得海霞老人的技法真传中,又追研祖师大风堂主大千先生的画荷精髓。追寻大千祖师当年旅欧时风靡了全欧洲,被法国艺术家们誉为:“神往之清丽雅韵之笔”。于振莲骄傲地告诉笔者:“当年祖师张大千先生的作品“金荷”藏于巴黎国家美术馆,成为中外画坛的范础”。张大千被当代美术宗师徐悲鸿誉为“五百年来第一人”。成为百年画坛最为人所叹服画艺与人品的楷模。

  祖师张大千绘荷花之盛举,于振莲说来如数家珍,她说:1945年,抗战胜利,举国庆贺,祖师大千先生喜不自禁,创作了一巨幅“朱荷”屹立于风雨之中,极是欣欣向荣。海霞老人一生的求艺,求美的一生,成为于振莲学习绘画的一面“青铜宝镜”。她步步学,笔笔跟,处处学,时时练,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练就了她那构图新颖不落俗规,大气灵动的笔墨,秀润深远的画风,她在宗师“大风堂“的画风中,修得画风技法浑圆多变,她画的荷花,即有写意重彩,泼墨张其枝,又有泼彩钩其态,笔下金线描其骨,粗笔有传统,细笔有风采,传统技法中有笔有墨,时尚构图中有变有幻,生机盎然,蕴意丰满。远远的行走在当下画荷艺坛的前缘。于振莲的画使人充满了对人生的感悟和对故乡、故土、故景、故人的爱眷。

  于振莲创作的《四季荷花》春、夏、秋、冬四屏,其描绘的荷花有干荷、有墨荷,有重金描彩,也有泼墨兼工兼彩。其荷枝,笔笔生动,滋润含蕴,藕冠高低错落有致,四季风吹,莲动叶舞,姿态婀娜妩媚。浓墨不显痴,泼墨成型,变化丰富,那飘逸的一花二蕾,或一技巨蕾,一朵双蒂,全开张显怒放迎春,半开含羞露笑秋颜,笔笔生动传神。赏于振莲画荷,竟大可成为时下长安城中人们养心悦目时的第一乐事。于振莲画的长卷“百荷图”更是搜遍荷花千姿百态的画稿奇葩,大有令人“读了于荷不看莲”之境界,在名家辈出的长安画坛,于振莲独树一枝的“荷花”被称作“于荷”,盛誉远播。于振莲此时却总是谦虚地说:“我的每一个进步,都饱浸着海霞老人的心血”。于振莲回忆说:“海霞老人晚年在北京客居,曾将我画的荷花送呈黄永玉先生,叶浅予先生、贾又福先生观赏点评,诸大师对于振莲所画的荷花,评价颇高,在众大师鼓励指导之下,令于振莲对画荷之艺术的追求更是如醉如痴,比以前更加努力。海霞老人常教诲于振莲说:“虽然我画了几十年画,但并非张张是自己满意的,当你画出一幅作品,能让自己先感动,一定是张好画。山水也有大灵性,如果你画的作品先能使自己激动流泪,这幅作品就成功了。”此种指点,当时并未有深体会,而今几十年过去了,睹物思亲,于振莲感慨万分地说:“如今我才感受,体会到海霞老人告之的艺术创作的此种绝妙臻境”。于振莲回忆说:“那时我去北京看望海霞老人,常带作品让恩公批点,有一次未带作品,老人就大为光火、发脾气说,“几千里路到北京看我,不带作品,不求上进,你来这里干啥吃的”。

  上世界八十年代初,一次,于振莲去西安人民大厦探望海霞老人为政府创作大画,老人见三儿媳妇来了,大为欢喜,让于振莲展开一张4尺宣纸,用刀裁成对开长条,为于振莲写了一副勉励她绘画事业精进的书法,如今还高悬在于振莲家的大厅正堂中时时激励着于振莲。海霞老人曾多次为于振莲画的荷花题字,海霞老人还为于振莲画室题了一匾,“爱莲书屋”。于振莲说:“海霞老人教我绘荷,不仅要描写细节并一定要注重与选取绘画的角度,随时随地海霞老人都会教我观察生活和自然中的细节,顺口就对我解说百姓民居屋顶上装饰物的文化民俗代表含义”。海霞老人曾语重心长的对于振莲说:“无论祖辈给你留的东西和财富再多,也不如留给你一双有技艺的手,聪慧的双眼和通透饱含真、善、美之心”。从此,随身携带美术写生的小本子,就成了于振莲身体的一部分,直至花甲之年,于振莲仍常常坚持写生。遵海霞老人之嘱,从生活中吸取艺术创作的源泉和灵感。

  正是这种不懈的努力和坚持,“于氏荷”成就了于振莲。她被誉为“大风堂”再传人,她的作品曾多次参加全国和陕西省、西安市画展,大量作品被海内外艺术机构和画廊、美术馆和收藏家所珍藏。于振莲现为文化部中华艺术交流中心理事,北京大都画院专职画家,陕西书画研究院理事、陕西任氏新草符号书画研究会副会长、西安精英女子画院副秘书长。如果说,于振莲是以身为大风堂再传人而自傲,以海霞先生高足而自喜,我们更要祈祝于振莲;于振莲,您不愧是大风堂的再传弟子,海霞老人虽已往生,他老人家在天堂也会为有您这样优秀的弟子而倍感欣慰。在这里,我们仍用乃师手书联句赠茹:“爱莲画屋,业精于勤”。艺道漫漫无止境,于振莲,我们期望您在画荷的艺途上有更大的突破和成就,让“于荷”为百花缤纷的中华画坛再添重彩。

                     2012年10月10日于长安城南了不了斋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今日重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