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美术网 >> 艺术资讯 >> 推荐书画家 >> 文章正文

【中国美术网系列报道之八十七】书法家:李和生

 

书 家 李 和 生

方英文

  念大学时,听过几位陕北文艺家的讲座。他们一回忆到自己的苦难经历时,就哭了。其哽咽之难言,在打动台下听众的同时,也让大家尴尬。于是印象陕北人,都是很真诚的,激情沛然的。只是对于不幸,少了一点达观与幽默。后来交往了书法家李和生先生,才发觉往日的印象实在片面。

  长安城里的书法名家李和生先生,是出生于陕北横山的米脂人。米脂这个地方很是了得,畅朗沃美,居然有水稻,因此曾为古国酿出一朵艳冠千秋的花儿,貂蝉妹子;又孵化了一个准皇帝哥哥李自成。可是既为膏腴之乡,必要配套杰出的艺术家啊。现在看来,这一指标活该李和生先生了。读他的散文集《小声》,令我十分惊讶,因为其中的多篇短小的文字,无苦难之显摆,有性灵之通脱。将这种文字署上沈从文汪曾祺的名字,不是谁都能判断得了的。联想到他的温和性情,舒缓幽默,很像是籍贯江南的艺术家。怎么回事?原来在很多很多年前,不断有江南人移民米脂呢。生长于此等土壤,又如此读书写作,你让李和生先生写一张臭字出来,那不是把屎拉到石缝里——给狗出难题么!

  李和生的书法,人说是出自唐楷,但以我有限的习字经验与读帖量来看,他更多的是受惠于魏碑。不过他的字,猛看上去像是从危崖绝壁上凿下来的,浑厚率真,宛若憨斧砍成;细观又像是雷雨积潭、万蛙过江,这一番浩然阵势——与书家性格比照,颇为蹊跷。书论中常出现一个词,“法度森严”,我始终不明白何意。后见李和生的书法,恍然也。

  我近年来坚持拿毛笔写作,所以每逢书法家,自然要借机讨教一二的。经常是一笔写坏了,就毁之整篇。李和生说这样是不必的。一笔写坏了,通篇看来,正好比一颗痣摁在女人脸上,痣与脸互容,于是成了美人痣。“当然,痣不能多,”和生兄微笑着补充道,“多了就成了麻子。”真是绝妙,碰一大杯!

  一般的艺术家,容易个性张扬,不顾环境及他人,给人以狂傲的感觉。李和生不是如此:形容上不像个艺术家,颇像民国年间的一个普通的教书先生。事实上他确实常被邀去大学、中学、小学讲书法,家里也是经常接待西洋的中国文化崇拜者。无论对内还是对外,他都是谦恭低调,令人想到他的本家前贤李叔同。常见些不爱文艺的人,或因各种原因不得不通过“搞文艺”来弄口饭吃的人,喜欢以“采风”的名义游玩吃喝——得拽几个李和生这样的真行家呀,否则当地的名流不作陪,端上来的酒也可能是假的。每逢此,李和生都乐意配合、欣然前往。临到现场,让他写多少字他就写多少字,管不得润笔不润笔了,人民爱咱的字嘛。这就叫厚道,这就叫佛品。

  我与和生兄见过四次面。第一次大醉,第二次中醉,第三次小醉,第四次没醉——半瓶酒让我带走拉倒。这是什么意思呢?这跟做人,尤其跟书法艺术,有什么关联呢?我得好生悟悟。

(2012)七月八日,于采南台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今日重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