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美术网 >> 艺术资讯 >> 推荐书画家 >> 文章正文

【中国美术网系列报道之八十一】画家:秦生卉

 

陕西有位女画家姓秦名生卉

  “谷雨三朝看牡丹。”正当暮春之际,夏日尚未莅临,此时草长莺飞,气候和熙宜人,踏青遨游的人群盛况空前,车马若狂地赶往长安、洛阳争看牡丹,一时造成人车云集道路堵塞。而我在西安美术学院对面一座楼房的画室里,看到的是女画家秦生卉笔下画的牡丹。其姿态状貌,风致嫣然,花团锦簇,灿若蒸霞,气质风神恰若一道彩虹敢与造化争妙。一看就是大手笔,岂至美艳、惊艳而绝美咦!

  有道是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品类万汇,德有等差,人各有品,花亦各品,人与花能互通感应,互通生气,是由于天与人类共同的性情起到了纽带的作用。秦生卉与牡丹结缘,那还是十年前,她遇到了生命中的真命天子,从南阳到了西安,一个不小心成了西安美院教授、花鸟画大师刘保申、乔德英的儿媳妇。不久生卉生下了爱情的花朵女儿。生卉在那段哺育女儿的日子里,倏然间与牡丹气类相投,生意相通。这段时间,正赶上游学美国教授中国画的公婆回到国内家中,帮助照顾生孩子的儿媳和小孙女。至此生卉每日里看她们画牡丹,画花鸟,画花卉。古人云:“元气毓草木,”牡丹滋养人。人与花,花与人互相吐纳,相滋、相润、相养,絪蕴气中生,一阴一阳,或动或静,相互摩荡,气化流行,因滋养、修养、蒙养而生生不息,这仿佛是上天之意志的运行,此乃天命、命运的巧妙安排。试想,本应是一对冤家、公敌的婆媳两人:德英与生卉,却因牡丹缘分至深。

  “天地若无情,不生一切物。”几年功夫下来,生卉在刘保申、乔德英两位严师的言传身教督导下成长很快,进步很大。尤其是乔德英的“情教”和这个大家族重情、尊情的氛围,以及视情义为天地万物为至性的家教、家训,被当作与宇宙间万物沟通、联结的线索和桥梁。正是乔德英坚守坚持这个“情”的种子,十几年、几十年,在亲情、友情、爱情之中,在同事、朋友、学生、家庭之间,都能深刻的感受和得到,更甚至在艺术的天地中,也都内蕴着生命和情感,并由这生命和情感的维系而构成一个休戚相关的和谐世界,才使这世界告别那死气沉沉的混沌,萌发出开天辟地的生机与光明。

  牡丹名压众芳,风流独专,有“国色天香”的美誉。“此物凝无价,当春独有名。”千百年来,人们称牡丹为“花品第一”。牡丹的审美价值体现在其具有令人瞩目而非凡的精神与气质。天长地久,牡丹溶入了人民大众的生活,溶入了中国文化。古人张潮在《幽梦影》这本中华古典珍品中写道:“梅令人高,兰令人幽,菊令人野,莲令人洁,春梅令人艳,牡丹令人豪,……”

  “牡丹令人豪”,尤谨庸曰:“读之惊才绝艳,堪采入《群芳谱》中。”好一个“豪”字,点出德英与生卉所共同的性格特征,指向了两人与牡丹之间同性相吸,同气相求,心物贯通,物我相忘,精神上获得自由与逍遥;指向了她们性格豪爽、豪迈,是具有高超才能和品格的人;指向了她们嗜爱牡丹具有牡丹品格,象征着牡丹的精神,并本能得体现了“众生平等、”“一视同仁、”“万物与我为一”的直觉感悟方式和她们是眼界、眼力、视野最好的人。

  血浓于水,血脉传承。秦生卉承续刘保申、乔德英开创的牡丹精神,彰显牡丹瑰丽多姿,雍容华贵的审美意象。色,万紫千红,五彩缤纷;形,千姿百态,风情万种;味,优雅、典雅、庄重和精致。生卉自觉自愿地享受这精致与素朴状态之间,孜孜于寻求完美艺术理想和艺术创造,真正扎实体现了“没有人是艺术家,没有人不是艺术家,”“艺术是教不出来的”这一现代文艺思潮的独立精神。

  生卉画牡丹、画花卉,只因为单纯,因为感情专注,因为至情至性,所以牡丹的美才更容易突显。她每日要相夫教女,服侍公婆,做完家务之余,与牡丹朝夕摩挲,爱不释手,笔耕不辍,不知不觉训练出敏锐的眼光和扎实的艺术功底。生卉画牡丹,因为单纯而情真。在中国文化中,情的本义即为真,真才是情的性格。以我对生卉数年之观察,发现她一直保持着一种真挚的感情,坦诚的襟怀,不设防,无城府,从不故作掩饰。《庄子?缮性》云:“中纯实而近乎情,乐也。”这是说,一个人保持既正且平,为而不争,纯实率真才能流露出至诚纯真之性情,而性灵的真实表露则生出无限之趣味,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享受到活泼、健康、生动、持久的生活乐趣;才能在平凡、平实、平常的生活中追求生命的尊严;才能从简单、朴实、纯真中寻找到艺术高贵的价值。

  从乔德英,到秦生卉,我在想,称其为一种模式,还是一种现象。我真不知道中国的美育教育和中国画的传承方式似乎哪里出了问题。从东方,到西方,脑海中突然闪现出西方野兽派艺术大师马蒂斯和他尼斯时期的作品:美的艳丽,惊艳而绝艳哟!或许她们与他之间存在着一种美的共同共通性。我想还是引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教授、《国家》杂志艺术评论人阿瑟?C?丹托《美的滥用——美学与艺术的概念》中的一段话:“这些作品的美是内在于它们的意义。马蒂斯作品描绘的世界是个美的世界,作品本身属于它们所表现的世界。”“他力图创造一个消除了一切苦难的世界,从而可享受这个世界的快乐。他的典型作品具有中世纪花园的美学特征——一个爱的花园——凡与美的氛围不和谐的东西都从花园的周围用墙隔开。和马蒂斯在一起是审视那个花园,就是和花园的精神(花园的象征)在一起,一处尘世天堂。但是,在一个败坏的世界里创造一个美好的地方,何罪之有呢?马蒂斯知道这个世界的样子,他在尼斯的宾馆房间里创造了一个美的庇护所,其中富有相同气质的花卉,帷幔以及美丽的女人,我会说,它们与这个严酷的世界保持一段距离,这样就和《挽歌》一样属于同一个空间,这就是马蒂斯创作作品的目的。”

  我想,以上这段话足以让我们这些庸人们深省沉思,尽管东西方艺术存在着差异,尽管世界到处存在着“美的滥用,”但是,真正的艺术无国界,因为我深信这是跨越古典走入现代的艺术,是潮流、是方向。

  “美是幸福的承诺”(司汤达)。愿秦生卉的艺术根深叶茂,鲜花盛开。

刘春和
写于西安皇城东路半闲书房,2012年5月19日夜凌晨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今日重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