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美术网 >> 艺术资讯 >> 推荐书画家 >> 文章正文

【中国美术网系列报道之七十五】书法家:张锦华

 

“澄县老哥”的章草书法 —张锦华书法感言

吴川淮

  书法创作是一种选择,选择书体,选择不同的表现,选择适合自己的书法语言。书法也是一种表现自我的艺术。哲人说,认识自己。书法这种没有具体具象的语言艺术,更是一种在功夫传统之上的一种最直接的自我表现,它没有掩饰,没有屏障,直接是一种“赤裸的自我”。但这种“赤裸的自我”包含了很大的丰富性、意味性。

  张锦华的书法首先给我的感觉是惊异的,他的章草书法体现了一种既流畅又生涩,既韧劲又老辣的“自我”。我的直觉告诉我,他现在的书法是经过很长的艰难的选择的结果。锦华先生在他几十年的创作中,大概经过了很多不同的选择,否则便不可能在他的书法中有那么多其他的因素。可以说,他现在的书法是锤炼之后的一种自得,是一种“自我”的独特表述。

  张锦华现在的创作主要以章草为主,他所参加的全国首届草书大展、二届兰亭“安美杯”展以及首届西部书法篆刻展上的作品均是章草。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对章草,是下了一番大功夫,下了一番苦功夫的,并在精研之中深得其味,有一种深进去又要打出来的气象。章草在中国书法史上是“今草”的前身,由草写的隶书演变而成。与“今草”的区别,主要是保留隶书笔法的形迹,上下字独立而不连写。张锦华的章草作品,有意对章草进行了一种意趣化的改造。在生涩中求简约,在滞动中求流畅,保留了一些生生的感觉,还带有一种书卷气。从单个字看,基本在方中造形,有意去掉隶书带进章草的“蚕头燕尾”的波磔,使字体保持着一种质朴简约的状态。他的书法,在他同龄的五十多岁近六十人中,显得有一股少年气,而在与我们这些四十多岁的同道比,则显得有一种老辣劲。

  在古代所遗存给我们的书体中,章草是一种非常别致的一种书体,因为它保存了很多篆隶的影子,古意浓郁,气象雅致。世间所能治“俗”的书体,临写章草,是一剂良方。它让你不能把字写得太快,不能不前后照应,深入进去,还能感到一种特殊的韵律。但这里也有一种矛盾,记得不熟或练的不够,写的便不能入古,现代气息就带进去太多。而写的太熟,又容易写的圆滑而不伦不类。这里有一个特殊的度,不可前不可后,火候很关键。张锦华很好的掌握了这个度,兼容并蓄,博瞻约取,生熟并融,互为彰显。在当代各种书体尽被挖掘的今天,章草一体就挤满了一群好手高手,在这一群中,张锦华的书法保持了他自己的特色。

  文如其人,字亦如其人。张锦华的书法里分明能看出他的“道行”,他的经历。他选择了以章草为主体的书风,不温不火而又活力荡漾,不繁不密却又疏朗有致。中国书法大抵对人的真正的磨练是从五十岁以后才开始的,拼的是一种生命的能量,拼的也是文化的融会。华滋华斯,中国的文化包括书法,是很能养人的。它让人把生命的锐气内敛起来,品味那每一刻的感动,每一根线条的变化。从这个意义上讲,书法何止不是一门哲学,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张锦华也正凭借着书法开启着自己新的人生境遇。

  张锦华是我们书法圈里的“澄县老哥”,虽苦练多年,但真正进入这个圈也就这几年光景,在他这个年龄,一般人是不再想进步了,有的抱了孙子了,有的人有一份闲情雅致去消闲了,而张锦华却以他饱满的热情投身到书法里,锐锐然有一股青春的活力。爱情能使人年轻,艺术也能使人年轻。张锦华这个“澄县老哥”就是我们的榜样,没有暮气,脚踏实地,还是书法国展上的“运动员”,还在陕西的艺坛上打拼,真是让人感动啊!可惜的是,这种人在我们身边还是太少了!我总认为,在传统已经相当缺失的当代,喜欢书法并迷恋书法,就似乎皈依了某种“道”业,在不断的理解与认知传统的同时,传统也在洗涤着我们的浅薄与浮躁。我化为古或古化为我。在这里,书法成了我们这帮人的一种宿命,一个道场。无法摆脱又充满魅力的传统笼罩着我们,神脉不变,薪火传承,薪尽火传。在张锦华的作品中,我分明感到了那股“积薪之火”的温暖。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今日重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