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美术网 >> 艺术资讯 >> 综合信息 >> 文章正文

为什么书画家常常愚弄媒体人

 

为什么书画家常常愚弄媒体人

文 / 刘红昌

  近日,去一小友处喝茶,闲聊中得知一个做媒体的朋友,用了一年时间置换回来二百多幅书画全是敷衍之作,打包销售几千元都卖不出去,很是郁闷。同为媒体人,愤愤不平之余,也在思考,书画家为何能名正言顺毫无愧意地敷衍曾经和未来可能帮助他的媒体人?

  细细想来,大约不外乎以下几点:

  一、艺术媒体人缺乏专业的艺术知识。被名头很大的书画家拿敷衍的作品愚弄了以后,往往还沾沾自喜,这是多数艺术类媒体人都常有的经验和心理。被人骗了,还心里窃喜,这无异于被人卖掉,还帮着数钱,只能说明一点,你太笨。艺术修养的提升和艺术品鉴能力的提高亦非朝夕可得的事情,但艺术媒体门槛的偏低,也使多数的媒体从业者虽“身在此山中,却云深不知处。”打铁还需自身硬,为防止被各种形形色色的大师或教授骗到,锻炼自己的火眼真睛就尤其重要。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迷恋大师,也不要盲目崇拜权威,大师的作品未必没有垃圾,权威未必都是真才实学。质疑一切,让作品说话。

  二、艺术媒体人付出和书画价值不成正比。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每个行业也都有一杆秤。一份粗糙报纸的几个版面,一个不知名网站的几条资讯,一个毫无创意资料堆积的专题,一个没有发行量的行业DM刊,想换回来价值成千上万的书画作品,自然不是太现实的事情。中国画是中国传统文化和当下思想意识及审美趣味的集中承载者,能将画画好的人非但没有几个傻瓜,而且多数都是人精,想从他们那里占到便宜自然更是不易,而且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三、媒体人没有挺起自己的脊梁。在多数的画家面前,媒体人似乎是一个弱势群体。这跟媒体群体整体的艺术修养、业务水平、门槛的偏低,江湖习气都有很大的关系。自己都站的不直,别人也自然看不起你。常常有些打着媒体的幌子在书画圈混吃混喝,蹭红包蹭作品的人员也使得画家对一些媒体人难以高看几眼。而有些媒体人自己也认为自己就是在这个圈子里混的,把媒体人当成书画家的寄生虫,以后自己的营生还是要靠这些大师们扶持,因此拿了不好的作品,自然也不敢过于声张,更不用说来弘扬正气,生怕断了以后的财路。

  四、书画家办事不喜欢掏钱,高高在上,以为作品能置换整个世界。术业有专攻。画家就是为社会创作优秀的艺术作品。客观上讲,当下之中国,对书画艺术家的社会回报可谓不算不厚。当地三四流画家的作品也动辄几千元,名家大腕更是天价。一个二三流画家的一副小画,甚至是当地城市一个普通民众的大半年乃至是一年的收入。虽然,艺术创作并非易事,相对来讲社会回报毕竟还算可观。但画家却都有一个通病,在社会上办事不喜欢掏钱。大有老子是画家,笔墨搞定一切之气概。笔墨纸砚可以用画换,画案家具可以用画换,甚至车子房子可以用画换,于是乎在画家眼里,全世界都是可以用画置换的。媒体的宣传和推广自然也不会愿意自己真金白银地付费,而是高高在上地给胡乱画一两副小画打发了事。对媒体从业人员缺少应有的真诚和尊重,更很少交心,作品自然也敷衍了事。

  五、书画圈本是鱼目混杂,拙劣艺术品漫天飞舞。或许是中国当今的书画行当是极其繁荣的缘故吧,书画圈更是热闹非凡,转身一个院长,动辄一个大师,艺术爱上江湖,名利从来捆绑,行业乌烟瘴气,书画作品良莠不齐。如此大环境之下,小聪明满天飞,画家对待世界的心态也多不能安心画画,多在技法形式和名利之事上下功夫,作品艺术质量自然大打折扣。行业状况如此,藏家尚且上当,何况不掏钱的媒体人,那几张随意飘落在媒体人手里的作品自然也可见一斑。

  以上几点,虽不尽然,却大致如此。当然书画家和媒体人少有真实友谊,多因利相交,虽常点头哈腰,相互吹捧,高山流水者毕竟少数。同为艺术媒体从业者,窃以为,要改变行业状况,让社会多些正能量,少些垃圾艺术品和为垃圾花费的心血和精力,有几点做法或有益处:艺术媒体从业者务必挺起脊梁做人,不攀附于书画家,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和品鉴能力,多为社会传播有价值的文艺作品和艺术能量,切莫仅为一己之私利,为社会传播垃圾,弘扬糟粕。真心交友,实心做事,不卑不亢,为身边真正的书画家和文艺事业多做事情。少赶些场子,多策划些有艺术价值和社会影响力的事件和深度报道。人的声名是个虚的东西,却都是靠实实在在的事情去经营出来的。媒体人不能承担全部的社会责任,起码可以先收拾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人人都在践行真理,正能量自然畅通无阻。

  晨间碎语,或有迂腐。一介书生,一家之言,仅此而已。

  (刘红昌 媒体人,艺评人,策展人。曾报道“上官婉儿墓”、“终南隐士”等事件。策划华阳系列写生、陕西书画艺术践行等系列活动。)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今日重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