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美术网 >> 艺术资讯 >> 推荐书画家 >> 文章正文

【中国美术网系列报道之二】曹仲生山水画创作漫谈暨作品选登

 

绚丽至极归平淡 雄浑屹立写大山

-曹仲生山水创作散谈

  当艺术家们都沉浸在充满着秦汉唐莫大荣耀的古城里,觥筹交错,满嘴学术追求和艺术精神,激烈而熟练地举办画展、雅集、研讨会的时候,在巍峨秦岭的南山脚下,一条普通水泥路上,一个个头不高、穿着睡衣的中年男人正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空桶,匆匆赶路。车子的前筐里,永远放着一个国画写生的册页。不知何处而来的山泉,永无止息地流淌着,人们淡定地迎接着这父亲山无私地馈赠。接满两桶山泉一个完整的过程需要六个多小时,在排队等候的时间里,他习惯性地打开册页,凝望着远处的层山和树木,开始舞动手里的毛笔。册页上山的层次,树的造型,在瞬间都尽显生机,充满着无限的可能和丰富的人性。

  这个眉心带痣的男子,叫曹仲生。作为陕西省国画院画家的曹仲生在名流荟萃的陕西书画圈,名声并不高扬,但这恰恰是他作为学者型职业画家学术追求和精神探索的直观体现。

  曹仲生祖籍山东,是西安美院的早期毕业生,走出校门之际,正赶上改革开放的春风,他果断辞去人事纷扰的公职,背着青春和梦想来到小平同志在南海画的那个圈圈。过硬的美术专业知识和天马行空的探索精神成了曹仲生的两只翅膀,使得他在高端艺术设计行业迅猛起飞。有创意的工作,大把的钞票,灯红酒绿的生活,并没有使他膨胀和迷失。在深圳的八年时间里,曹仲生接触到一些诸如林散之这样的艺术大家,经验和磨难使得他形成了自己的反向思维习惯,他常常质疑现世,反观历史。生意的辉煌,对艺术持续的热爱和关注,使得曹仲生较为全面地饱览了全国和西方各大美术馆,那些经典艺术珍品让他眼界大开。而使得曹仲生决定返回古都西安的,却是他对世事的淡然和对中国水墨画的无限痴迷。

 

  第一口奶很关键,《芥子园画谱》成了曹仲生最早的艺术启蒙。中国哲学中儒家的谦恭、道家的自然、释家的静穆都是他孜孜以求的精神养料。西安美院王晓、吕志凯等老师的传道授业,张振学老师的言传身教,使得天性率真、悟性极高的曹仲生极快地走上了中国画创作的正路上来。

   霍去病墓前“内向而不呆滞,寂静而有力量,平波水面,狂澜深藏”极具中国意味的石虎成了他单纯、古朴、自然、极具内核力等艺术追求的真实文本。魏碑和汉隶都是曹仲生极爱的字体,南书之温雅,北书之雄健,魏碑用笔的任意挥洒,结体因势赋形,汉隶的平面构图,雄放洒脱,浑厚深沉,都深得曹仲生的大爱。他探究书法构图和绘画构图的关系,讲究字要写的笨笨的,绘画用笔也要如张振学老师一样,朴素沉稳,墨色整体厚实。林散之书法艺术中蕴含的“人之真、诗之韵、画之意”,黄宾虹早年的“干笔淡墨、疏淡清逸”,八十岁后“黑密厚重、黑里透亮”等“黑、密、厚、重”的画风都为曹仲生建构自己的艺术思想体系和审美程式提供了无限的精神食粮。

  弘一法师是曹仲生恒久的精神偶像和思想领袖,他皈依自心,超然尘外,他苦心向佛,精研律学,弘扬佛法,为世人留下了咀嚼不尽的精神财富,他的创奇和成就使得他是中国绚丽至极而归于平淡的终极代表。曹仲生也正是在阅尽繁华之后,归于内心的淡然与宁静,并试图用中国哲学思想的精华和中国画的笔墨精神及水墨技法,来完成自己悟道的过程,试图打通传统审美意念和现代审美形式相结合的渠道。

  绘画是精神哲学的系统,曹仲生北地之子,南人之婿,使得他有生活上的机遇和条件“北方取骨,南方取墨”,北派的骨架雄强,南派的温润绵长,在他的山水画创作中都有明显地体现。山东人豪爽直率的特性在曹仲生的画作里随处可见。张振学曾说,曹仲生放弃传统山水“三远”构图法,抛弃西方焦点透视讲究的三维空间,用二维直接焦点,使画面平面化,混混沌沌铺面而来。曹仲生山水的雄浑屹立之美感,正是他平面技法和艺术修养的直观表现。曹仲生的山水画面生机勃勃,朴拙简约、平淡耐读,能立起来,又不乏柔软,表面笨拙却极具内核力。

                                          刘红昌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今日重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