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美术网 >> 艺术资讯 >> 绘画新闻 >> 文章正文

我看段建伟的画

 

  四月份去北京参加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二段”画展,当晚自然少不了把酒言欢,建伟肯定喝高了一点,恨不得见人都抱一抱,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其实,连我这个凑热闹的外行,在经历了这么轰轰烈烈的一天后也高兴地跟着瞎起哄,别说人家付出了那么多心血的当事人了。

  第一次见建伟,也是在北京。1991年,中央美术学院画廊,他与正渠第一次进京举办“二段”画展。经正渠介绍,才知道那个上唇有一抹黑胡须但头顶上头发却不多,看起来很沧桑也很厚道的伙计就是早先从正渠嘴里听说过的“二段”之一—段建伟。

  画如其人。看建伟作品中的人物,个个都心平气和、善良可爱,没有大喜大悲的表情,也没有大开大合的动作,乍一看似乎平静得近乎木讷,但仔细看他们又似乎若有所思,画面好像一个故事中一个场景的定格,不由得观众不跟着画家给出的画面里隐含的心理暗示进行深入思考:主人公为什么是这个形象?他身上到底伴随了一个什么故事?作者为什么以这种方式来表达人物?作者的意图到底是什么?观众的答案当然不可能统一,但一幅画作能够引人思考而且是深入思考甚至是长期思考,而不是让观众看后哈哈一乐或皱皱眉头或摇摇脑袋就是成功。

  后来,建伟画面上出现更多的是孩子,一个个都文静、质朴,有着毫不做作的天真,哪怕是在游戏,也都有自己行为的目的,所以看起来即便是孩子,也个个都像思想家,不管孩子心中到底在想什么,起码是在思考,在憧憬。我以为祖国的花骨朵其实就该是这样,哪怕孩子们心中渴盼的是将来能够放一大群属于自己的羊、一顿能吃两大碗羊肉泡馍、长大了能够娶一个可心的妹子当媳妇,不也是一种理想或者说奋斗目标吗?

  不过他画面上极少出现城里人的形象,绝大多数都是农民。为什么他如此钟情于乡村题材呢?

  说实话,最早看到建伟的画,以为他是个农民画家,一个很有思想的农民画家。因为生活在农村,吃喝拉撒睡都在农村那个环境,眼睛里、脑袋瓜子里便只有农村与农民的形象,即便是好不容易进趟城,也只能是跑马观花。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灯红酒绿、阔佬贵妇、跟风少年、时尚少女什么的只能像在眼前快速晃过的拉洋片画面,只能给视觉以瞬间刺激,不会在心中留下深入理解。后来才知道,建伟一家都是文化人。

  广袤的农村,众多的农民,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充满了喜怒哀乐的,或平淡,或惊奇,或震撼的故事,蕴涵着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也就需要方方面面的记录与总结。如果说正渠热衷于乡土题材创作是基于其出身于农村的“劣根性”,而又不愿意忘本并义无反顾地将全部的狂热与激情献身于表现并讴歌被许多文化人当然也包括艺术家遗忘了的乡村绘画创作的话,建伟则更像悟透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清醒的旁观者(顿悟者),毅然闯入那个能够使他感悟到生活的真实意义,充分体现自己的特质,尽情表达自己的情感的农村天地。他通过自己的观察,感受了直接的冲动,再经过深入的思考,加入文学的、历史的、哲学的元素,用画笔描绘一个个故事、一段段历史、一个个场景的瞬间,并为之满足、为之陶醉而心无旁骛。

  “二段”最近要出风景画册,书名好像是《乡村风景》,还是离不开乡村二字。

  建伟问我能不能给他的画册写一段文字,我当时很犹豫,因为对美术我是个外行。不过又一想,美术作品是干什么的?难道只针对专家学者、沙龙画廊而不面向广大群众?窃以为还是应该面向普通观众的。那么普通观众看了美术家们的作品后会有什么看法呢?我就作为圈外人以普通观众的眼光来说道说道建伟的画岂不等于为他提供民意参考吗?想到这里也就释然了。

  建伟的风景画一如他的人物创作,除了早期的个别作品还体现出作者的冲动,表现出张牙舞爪之态外,绝大多数画面都显得平静、祥和,与农村的日常生活场景极为相符。每次他下乡带回来的画也还多是田园风光、农家情调,再有就是高度建伟化了的风景小品,哪怕是几棵树木、一个水库、一条水渠、一片院落都那么娴静、优雅。就说他画的黄河吧,也是水波不兴,与正渠的惊涛骇浪形成鲜明的对比,二人的性格差异也就不自觉地表现在画布上了。

  啰里啰唆写了这么多,不管是不是说到点子上,反正是我观看建伟作品后的真实感受。当然,我也期待着画册尽快面世,也好看看别人是如何理解并评价建伟的作品的,既是一种欣赏,更是一种学习。

  武汉 南望山庄 

  2008年11月22日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今日重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