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美术网 >> 艺术资讯 >> 工艺美术 >> 文章正文

壶说普洱——茗仁壶里话紫砂

 
  普洱,在茶中特立独行,一如隐者,需要人们去发现。

  发现了普洱能安神,不像其他茶提神得晚上一喝多就失眠到天亮;发现了普洱能瘦身,才信了明星代言的那款减肥茶里80%是普洱;发现了普洱能收藏,所谓“爷爷做茶孙子卖”,卖的是年份,时间就是金钱。

  最早接触普洱,是三年前有位台湾壶友见到我那听音壶,说这种粗颗粒的窑白芝麻砂最适宜泡陈普,不惜破了一块他珍存多年的老饼,当场试验几只壶,果然听音壶泡出了陈普的沧桑,滑滑润润的,是返璞归真的淡定,离愁别绪尽在一杯茶中得到慰藉,物我两忘时摇着头说:怎么这么舒服?

  随着近年来盛行普洱,紫砂行里调配出普洱泥,在某网站专卖。壶友王先生的普洱泥四方菱花壶用了半年,拿来请我刷洗。这壶哪像紫砂的,分明是只铁壶!铁黑的壶面黝亮,壶流下菱花间则中了普洱的“毒”,“铁锈斑斑”的。按照我的“七字养壶法”判定这壶养得“很受伤”,却有老气横秋的霸道劲儿,随意的养泡与茶道的随性相合,劝他就这样别动。撬点“文革砖”投进去,豪迈醇厚,加一小块下关生沱,更显刚烈,回口很甜润。我推测普洱泥之所以不同于窑白芝麻砂的表现,是其砂浆比例调配得透气性和逼热性兼顾。

  去年年底见到葛陶中所制本山绿泥的梨壶,小身形浅黄色,好似未谙世事的青涩女孩儿,透出的冰雪聪明让人不敢小瞧。我奇怪,葛陶中嘱咐过要专泡熟普,可如此清清秀秀的小壶怎能与黑黑乎乎的熟普茶汁为伍?两个月后聚会时又见此壶,真是女大十八变,原本清丽的壶身,罩上温润如玉的包浆,这是壶主人李女士精心养育的结果。得知她一直泡荷香散普,看着细细的芽尖,嗅着似有似无的气味,品上好几杯才觉齿颊含香。原来这只小梨壶善解人意,还原出熟普的内涵与本味。

  刚刚结束三月底的云南学访,在紧张的行程中,踏上丽江的茶马古道,还在四方街淘得一枚称量普洱的莲瓣纹饰老秤砣。经熟稔普洱的白家旺先生联系,在大理拜会下关沱茶集团销售经理杜总,席间聊到什么普洱配合什么紫砂壶,我分析不同泥料发茶效果,正如普洱茶也不是千篇一律地“宽壶闷泡留一半”,不同泥料与容量,针对不同茶品还需掌控好温度与时间。最后我还特别举例,作如上之“壶说普洱”。(信息来源:城市快报 文/罗金永)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今日重点推荐